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溥仪为何当场发飙咆哮公堂

军事 2018-11-09 16:54:37

  在伪满洲国做儿期间,溥仪一共出访日本两次。一次是1935年,一次是1940年。

  溥仪甘心当傀儡,认贼作父也就罢了第二次的日本之行,溥仪为自己是为了迎回了一个新祖——“天照大神”。

  溥仪第一次去日本,是感谢日本友邦对他的提携。1934年,日本为了继续溥仪,同意将“满洲国”更名为“满洲帝国”,溥仪也由“执政”华丽转身为“满洲帝国”,年号由“大同”改为“康德”。

  第二次成功,重新做回了,如何不令溥仪欣喜若狂?于是第二年亲自出访日本,当面向日本裕仁天皇表示诚挚的谢意。

  当溥仪一行人跋山涉水抵达东京时,裕仁天皇居然亲自率领王公贵族和内阁大臣到车站迎接。

  日人表现出来的友善,令溥仪受宠若惊,口不择言地:“我现在下定决心,一定要尽我的全力,为日满的永久亲善而努力。”

  在回去的上,难抑兴奋之情的溥仪亲手谱写歌曲,憧憬着日本人会与他,将“满洲国”经营的固若金汤。

  回到后,溥仪即发表《回銮训民诏书》,天真地要与“友邦一德一心”,“与日本天皇陛下如一体”。

  不久,溥仪就悲哀的发现一切都是空欢喜。自己不过是日本人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,为了使东北三省地区彻底的殖民化,日本不遗余力地加强了对东北思想意识上的控制。

  1939年,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照会溥仪,正式提出:“日满亲善,如一体,因此,满洲国在教上也应该与日本一致。”

  此后,继任关东军司令的梅津美治郎更是地应将“日满教必须一致”制定为伪满洲国国策。1940年,恰逢日本2600年,关东军认为溥仪到日本本土迎“神”适逢其会。

  迫于无奈,溥仪在伪满总务司司长星野直树、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等人的陪同下,第二次亲自前往日本。

  在日本,溥仪先是参拜了“天照大神”的伊势神宫以及明治天皇的明治神宫等神宫、陵寝和神社。

  并将象征“天照大神”的三件神器——天丛云剑、八尺琼勾玉和八咫镜捧回东北,奉祀在东南隅已经修建好的“建国神庙”内。

  日本关东军告诉溥仪,“满洲国”得以建立,全靠日本天皇的祖先“天照大神”的庇佑,将“天照大神”诚惶诚恐地迎回“满洲国”是天经地义。

  溥仪在其自传《我的前半生》回忆道,自己在回的上恸哭不止(估计是偷偷抹眼泪),因为他知道,就是那些太监们从紫禁城中偷出去卖到琉璃厂的物件。

  随便哪一个都要比自己不远万里带回来的值钱多了。自己请回来了新祖,有何颜面去见满洲国中的臣民?

  回到后,在梅津美治郎的陪同下,溥仪率伪满洲国文武百官在用最高规格礼仪参拜了“天照大神”。并颁布《国本奠定诏书》,口是心非道:之所以要“天照大神”,建立“建国神庙”,是为了“奠国本于悠久,张国纲于”。

  肉麻地,伪满洲国是在“天照大神”的下得以建立起来的,伪满洲“国民”也是日本国民的一部分,伪满洲国也应该由日本来。溥仪主动将“盟邦日本”改称“亲邦日本”,用诏书方式将“天照大神”确立为伪满洲国的“建国”。

  当天,又发布《建国神庙祭祀令》,从此每月的初一、十五为定期祭祀,每逢伪满洲国“建国节”、“建国神庙”创建日等“大祭”,自己亲自前往祭祀。

  事实上,溥仪经常在关东军的下,象赶场一样不时增加“亲祭”次数,三番五次的向日本天皇陛下表达自己戴德之情。搞到后来溥仪不胜其烦,而关东军却仍乐此不疲。

 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。为了,日本人将“建国神庙”付之一炬。千辛万苦从日本请回的“天照大神”在烈焰中,溥仪望着眼前这一幕,一脸木然。

  1946年,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中国、美国、苏联等国家在东京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,溥仪作为证人被传唤出庭。当谈到迎接“天照大神”回国这件事时,一个日本律师提出,溥仪在言语中了日本天皇的祖,不合东方。

  做了三孙子十多年的溥仪,终于雄起了一次,当场发飙咆哮公堂:“我可是并没有他们,把我的祖先当他们的祖先!”

  日本人侵略中国还有理了?居然有勇气溥仪不?公然国际法,杀戳我,我财富的时候,可曾想到过这样做是不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