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后变卖房产开惜物博物馆 只为留住光阴的故事

房产 2018-12-10 12:22:20

  在深圳红木小镇里有一家惜物博物馆,也是区首个以老物件为主题的民间博物馆,里面的馆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十年代的老物件,都是馆长管强从天南地北一手收集而来。馆内展品以红色元素为主线,涉及文献史料、书籍报刊以及解放初期、知青岁月、前后的生活、生产老物件,如粮票、“三转一响”、雪糕箱、“大哥大”、搪瓷盆、留声机等,时代印记鲜明。用管强的话说,“都是接地气的展品”。

  深圳新闻网11月11日(记者 陈圆圆)在深圳红木小镇里有一家惜物博物馆,也是区首个以老物件为主题的民间博物馆,里面的馆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十年代的老物件,都是馆长管强从天南地北一手收集而来。馆内展品以红色元素为主线,涉及文献史料、书籍报刊以及解放初期、知青岁月、前后的生活、生产老物件,如粮票、“三转一响”、雪糕箱、“大哥大”、搪瓷盆、留声机等,时代印记鲜明。用管强的话说,“都是接地气的展品”。

  站在博物馆,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些波澜壮阔的年代,每一个老物件都在讲述一个个故事,散发出历史的厚重,令人回味追思,有老人看过之后曾当场落泪。

  说起收藏,管强是从小就喜欢。“开始说不上是收藏,就是喜欢,喜欢就想留下来。”六七岁时,他就开始从小伙伴中搜集邮票。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,手机还未出现,家家都会写信,写信就有邮票。“当时,我在小伙伴里收,常见的邮票1毛钱,少见的或者比较大的邮票5毛钱。”管强称,那时1毛钱可以买两三颗糖。

  从搜集邮票开始,管强渐渐发现身边的一些物品很快消失。例如,上世纪90年代读初中时,他还在机房用“286”的电脑五笔,大学之后便发现这些老牌电脑已经不见。“很多老物件都给我亲切的感觉,我就想去收藏这些东西。”工作后,管强开始大量搜集老物件,经常利用周末飞到各地去“寻宝”。

  全手工刺绣的绣球、二八大杠永久自行车、中国第一台长电影放映机......惜物博物馆的每一件馆藏,都是管强从天南地北淘来的,小到一寸见方的邮票,大到得数人才能抬起的抬礼箱。有时候为了找到一个旧物件,馆长不惜花费数年时间收集。一打听到消息,他甚至会买好飞机票,周六去外地收,第二天一早就赶回深圳。

  “比如说这个老冰棒箱,早在十年代冰箱没有普及到家,夏天就有许多商贩把冰棒放在这样的箱子里面,推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叫卖。为了收集到它,我跑过、江西、陕西、上海、山东等多地,花了整整三年时间,才从西安那边找到。”馆长说。

  许多人曾经劝过他,现在做旧的工艺很普遍,像老冰棒箱这样的物件,找个熟人做费不了几块木材,都用不着收钱。但馆长管强始终,馆藏必须是真实的老物件。有时候,收到的藏品他也没有把握,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做旧的。他虽然很喜欢,可却不把这些藏品放在惜物博物馆。

  “我觉得这些老物件,外表斑驳,都留住了旧时光,它了时代的变迁,从这种意义上说,它是‘活’的,是有生命的!所以用做旧工艺复原出来的物件,没有这种沉淀,少了厚重。”馆长说。这种,毫无疑问也会增加收藏成本。

  管强告诉记者,为了“养”惜物博物馆,已经卖了一套房子。“博物馆租金、水电、人工一个月要两万多,一年就是30多万,我的工资是维持不了正常运营的。惜物博物馆自以来就是免费,未来也会永远免费。”他希望得到和社会关注与支持,以便更好地、健康地将惜物博物馆运营下去。

  “没有开博物馆之前,每年都能带老婆出去旅游,也基本没有经济压力。现在两口子的工资除了家庭开销,全部都用来补贴惜物博物馆。”管强说,这些钱如果没有去收老物件,可以让自己家人生活得更好,但他就是喜欢老物件,要是没去收,可能再过若干年都会消失不见。

  回顾开馆的半年时间,管强坦言有压力也有成就感。压力很大一部分来自资金,成就感则来自参观者的好评。

  每件老物件,都藏着一个个故事。在惜物博物馆,许多人会追溯时光,与小时候重逢。“我记得自己小时候,就是坐着永久牌自行车,跟着父亲一起去‘墟上’赶集。那台自行车还是我母亲的嫁妆呢!”八零后陈先生站在“三转一响”四大件展区前说,自己父亲结婚的上世界七八十年代,必备收音机、自行车、缝纫机及手表“四大件”。

  惜物博物馆里,还有众多六七十年代时期的老物件。从红色封皮的巴掌大小《毛语录》,到绣着“”五个红字的军绿色帆布包,更有当时知青下乡的几件套——“一个网兜、一本语录、一个瓷水杯”。电影《芳华》里面出现了许多那个年代的物件,包括邓丽君的专辑等,在博物馆里都能找到原件。

  “感觉有些唏嘘!”许多到过惜物博物馆里的人,看到一件件老物件都很感慨。一位老人看完后,当场的留下了眼泪,他说,没想到有生之前还能看到这些,以前只能在记忆里找寻的东西,重新出现在了眼前。虽然现在时代日新月异,但在老物件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,那时候过得比现在苦得多,但又是那样令人难忘。

  “这个青花罐承载着我对外婆的回忆,当时这个青花罐破了一个小口子,因为没有其他材料,外婆就用水泥把补好了,补好后照常用,而且滴水不漏。外婆已经离开十几年了,但每当看到这个青花罐就会让我想起外婆”管强说,他的收藏之得到了外婆支持与鼓励,让他更加做好收藏这件事。

  馆长告诉记者,建这个博物馆,就是想让更多人通过老物件,知道过去是怎么生活的,重温那些岁月和历史。